妖精、妖精我爱你:爱情是心里美的必修课

  •   “发盘云髻似堆鸦,身着绿绒花比甲。一对金莲刚半折,十指如同春笋发。团团粉面若银盆,朱唇一似樱桃滑。端端正正美人姿,月里嫦娥还喜恰。”

      玉鼠精被唐僧清秀的相貌吸引,长期公开平特三连肖变做一落难女子将他骗进无底洞。幻想与唐僧结百年之好的玉鼠精,却遭遇唐僧的冷若冰霜,并被唐僧哄骗吃下悟空变的桃子。迫于孙悟空之威,玉鼠精只好放掉唐僧,但她痴心不改,再次把唐僧带进无底洞。直到悟空搬出哪吒三太子和李天王,来收服她。

      何琢言饰演的“玉鼠精”,在新版《西游记》里算是一个“非典型”妖精。接近唐僧不是想吃了他,而是为了再续前世的姻缘;她既有女妖的妖艳,但头发盘成的两只“老鼠耳朵”又平添了几分可爱。何琢言坦言深深被玉鼠精感动了,导演给这个角色的定位不只是一只妖精,而是一个真正的女人,她的故事是一个“爱上一个永远都不爱你的人”的爱情悲剧。

      何琢言告诉南都记者,为了角色,需要在严寒下穿着薄如纱的衣服,需要敞开大领子,需要粘长指甲、戴牙套。

      在她生日的11月份,在深山中拍摄的时候,那套被何琢言称为“拍过最美的服装”,根本抵不住寒风。“拍摄的每一天,我都要用双面胶和胶水粘着长指甲,因此还戴不了手套,冻得人都僵硬了。为了做逼真的玉鼠精,手指已经生疼,我还得整天翘着兰花指,模拟妖精的妖媚。而戴上量身订造的白鼠牙套,本来就因为寒冷而口齿打颤,这下连说话都说不清楚了,我一讲台词大家就笑!”

      虽然如此辛苦,何琢言对剧中的造型却非常自豪。问及新版造型最大的特色,她反复提到“可爱”这个词。“特别是那两只像米奇老鼠似的大耳朵发型,这个发型用的是我自己的真发做的,还是我向化妆老师提出的想法。玉鼠精这个造型,连我家里的小妹妹也不怕我!”

      何琢言刚开始看到剧本时觉得很吃惊,不明白一个妖孽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哭戏。“她的故事是一个爱情悲剧。自己是妖,而爱的人是位高僧;自己想要再续前缘,对方却毫不动容。”

      “我是一个对感情很认真的人,后来入戏了,是真的觉得自己很委屈。我那么爱你,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,但是你让所有徒弟来打我,甚至还骗我。白姐正版四不像生肖。我讨厌唐僧的冷漠无情。身为妖孽却勇敢去爱,纵使吃了很多的苦还是相信,而最后为爱选择放手。我为玉鼠精动容!”何琢言说。

      “头裹团花手帕,身穿纳锦云袍。腰间双束虎筋绦,微露绣裙偏绡。凤嘴弓鞋三寸,龙须膝裤金销。手提宝剑怒声高,凶比月婆容貌。”

      铁扇公主是一个具有“大女人”情怀和悲剧色彩的女妖。牛魔王在外面找了“小三”玉面狐狸,“大婆”铁扇公主常年独居。她的性格虽骄横,但对爱情十分执着,会在夫君最艰难的时候舍身相救。胡可希望用喜剧的表演方式,让铁扇公主既能逗人发笑,又惹人心酸。“出场就让人以为她在打骂牛魔王,但镜头一转,实际上打的是牛魔王的一件盔甲。很喜感,又能触碰人心最柔软的部分。”

      出演铁扇公主,对胡可来说最大的挑战是 你怎样才能淡定地和一只牛头谈情说爱?“牛魔王要去和孙悟空对决的时候,铁扇公主对夫君说 活着回来 。当时要对着这么一张牛脸,讲这么深情的对白,我觉得挺不容易的。”

      在《新西游记》的拍摄过程中,动漫师帮每个角色都设计了独特的造型,图片订起来厚厚的一本。“我一看到铁扇公主的造型,就知道这是牛魔王一家的。因为她头上有牛角!导演说 因为你嫁牛随牛 。”

      铁扇公主被孙悟空打回原型后,呈现出的是西域风情的造型。“之前的造型以紫色为主,还有两颗水钻在脸颊上,显得犀利;后来的造型是橘色,因为这时牛魔王和铁扇公主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,所以用了暖色。”

      剧中,铁扇公主有不少的打戏,她的武器是著名的芭蕉扇,还有一套双剑,胡可说:“铁扇公主的剑这么一划,剑气就出去了,倒下一片。”因为铁扇公主的打戏,都是在空中虚晃的法术,所以不难对付,反倒是拍摄时的种种状况给了她不小的挑战。“11月底我拍一场在雨里的戏,只穿了纱的衣服,跪在雨里,还要对天呼喊,雨往眼里嘴里灌,有一种窒息的感觉;还有一场戏,要在山洞里点火盆,拍完后,鼻子都是黑的。”

      在短短的几集戏中,铁扇公主的情感前所未有的丰富:当她独守空闺时,她将怨气撒在侍女身上;牛魔王归来时,她撒娇、生气、耍温柔;与牛魔王生离死别之际,她深情告白。她的整个小宇宙都围着牛魔王转。“牛魔王常年在另一个女人的身边,铁扇公主在很压抑、悲惨的情况下,依然爱她的夫君。这是一个女人特别不容易的地方,最后她原谅了她的夫君。她的宽容,是我们现代人在处理婚姻时,要学习的。”

      最后铁扇公主和牛魔王和好了,两人变回了普通人,从此过上幸福的日子,童话一般的结局。“有网友评论说铁扇公主太温柔了,我希望大家看到的是一个有情有义,为爱不顾一切的铁扇。”胡可说。

      由颜丹晨饰演的“百花羞”,在原著里身世非常传奇,身份也很多,从天庭仙女,到宝象国的三公主,再到黄袍怪的妻子。颜丹晨在接受南都记者的采访时说,她没有加害唐僧,也没有爱上唐僧,而是跟唐僧惺惺相惜;新版《西游记》让颜丹晨演绎了百花羞的前世今生,一个完整的爱情故事。

      虽然有颜丹晨的粉丝抱怨百花羞的衣服不够其他女妖们夺目,但她对自己的造型很满意。“北京很冷,不用像妖精一样坦胸露肚子挺好的。”因为百花羞有三种身份,每个身份的服装都各有特色。“天庭装带点仙气的感觉,是淡粉色的飘逸长裙;做宝象国公主时,是带点西域风情的维族服饰;因为黄袍怪是中原人,做他妻子时,则是中原女子贤良淑德的造型。”

      丹晨这样形容百花羞:“她是一个叛逆的神仙,对爱情很执着。”宝象国公主百花羞被黄袍怪抓走,两人做了13年的夫妻。其实他们前世就有姻缘,无奈今世却化为一人一妖,而且百花羞已忘记前世。本来百花羞从黄袍怪手中解救唐僧,是为了让他送信给国王,最后却让黄袍怪被降服。

      相比旧版,新版讲述了百花羞和黄袍怪之间的爱情,是一大亮点。“黄袍怪将被收服回到天庭,两人分离的那场戏是我最难忘的。到最后那一刻,前世所有的事情我终于想起来了,但是却要分开了!这是一个完整的爱情故事,导演让我用现代人的思维去诠释这个角色,使它被现代人所理解。”

      “柳腰微展鸣金珮,莲步轻移动玉肢。月里嫦娥难到此,九天仙子怎如斯……”舒畅版的女儿国国王并不是一个风情万种的熟女,导演对她的要求反而是“天真”。在与以太师姐姐为首的大臣们处理国事时,她却自顾自地在宝座上玩小石头。相比老版朱琳演的女儿国国王,舒畅改走甜美萌人的清新风格,还热情大胆地捏猪八戒的脸。她初见唐僧时从惊讶到欣赏到爱慕,眼神表现得细腻而有层次,一番深情让唐僧差点动心,只能处处躲避,让观众嗅到几分暧昧感觉。